《觀視藝課》朱啓文

朱啓文

今年四月,在大學任教的朋友問我是否有空去觀課。自2020年退下火線,自己除了創作陶藝及版畫外,且兼任教育大學特教中心的講師,主要擔任教師的培訓工作。若能幫上忙,自不推卻。是次找「外援」的原因是受限於疫情,學校恢復面授課,只上半天課,實習期又較短,需在五月完成。我負責七位學員的觀課,每位進行兩次,共十四次,實在是有點吃力。


我與學員素未謀面,乃以「網課」與大家面談。我強調當前難得設面授課,請他們儘量把握。大家在教學時間、學習環境和教材設計上均有不同程度的壓力,望能將此等限制化作有利條件,專注教學,不要過份擔心授課內容多寡,集中關顧學生於課堂的學習和課前的準備。


觀課後,我從三方面提醒學員,其一以人為本,教師宜勤快走動,照顧整體,讓學生感受到老師「人人關顧」,無分彼此。此外,需與學生「約法三章」,請其遵守紀律,如「一個講,個個聽」,鼓勵他們互相幫忙,一起帶動學習氣氛。其二,從課程角度著眼,課上所備的教材、進程及創作的框架,要估量是「助力」,還是「阻力」?助力有助達致教學效益,阻力則妨礙學生創意的發揮。最後,從實務入手,將課題和重點詞彙寫在近課室入口處的黑板上,以便總結時重溫課堂所學。教師不宜「急於求成」,宜調節步伐,切合學生的學習需要。先讓學生熱身,再慢慢進入主題。緊記教學效益多寡,不是老師所教,而是學生所學。


遊走港九新界的觀課,轉眼結束。總的來說,學員備課充足,善用資訊科技,語速和聲量均能抓住學生的學習情緒。經歷兩年疫情,實體課不多,學生、教師和家長都不在狀態。難為「學師仔」,他們首次實習,執起教鞭,卻有板有眼。那份熱情,那種衝勁,實在值得欣賞。據知這兩年離開教育崗位者眾,望大家繼續努力,以傳薪火。


作者為香港美術教育協會會員和輕度智障兒童學校榮休校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