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薪火相傳 》朱啟文

朱啟文

十二月底與陶友吃晚飯,飯後被告知:「陳生走了。」陳生,就是陳錦成先生,他是我們「理工陶藝課程」的大師兄,與李慧嫻、盧瑋莉及黃炳光等前輩同屆,為首屆(1981-83年度)畢業生。我們愛稱他陳Sir,1996年他創立【自得窯】,位處太子道。我們開始稔熟,始自到窯室的天台進行「樂燒」。陳Sir自行搭建的陶窯,吸引大批「發燒友」前來學習,工作室後來搬進火炭工業區。約2000年,他申請了藝術發展局的資助,以流動的「樂燒窯」前往港九新界的學校巡迴試煉。


某年暑假,陶藝班同學說結伴到松嶺探「陳經理」。陳Sir擔任匡智會松嶺陶藝室的顧問多年,是時兼任營運經理,仍一邊主持自己的窯室。又數年,聽他將移民北美。臨別,他邀約我們幾位師弟妹到赤坭坪村的家中吃飯。飯後大家到天台乘涼,他解說吐露港的海風傍晚會吹向內陸,還細意介紹自己種植的香草,似對故居依依不捨。


陳Sir赴美後,仍遙距主持陶室。他留美時間不長,因病回港就醫,重當窯主。2017年,我們幾位陶藝班的同學辦展覽,相約到【自得窯】做樂燒,便與陳Sir重聚。嗣後,我與幾位「發燒友」定期邀陶友到窯室做「樂燒」,或用「氣窯」做還原燒。每次陶友到場,均圍著陳Sir請益,又看他示範拉坯。陳Sir經常鼓勵我們:做陶的,要傳承,不要「收埋收埋」,建議大家多交流。他以身作則,那種豁達、無私,實是少見。


這幾年陳Sir的身體狀況欠佳,多次進出醫院。精神稍佳時,他便說要回陶室製陶,陳太一直陪伴在側,替他的陶件雕刻或打點窯室雜務。十二月初我印製了藏書票作聖誕賀卡,他收到電子版本時十分欣賞,且請我留張實體的給他。


一月初到窯室時,見陳太坐在平常的位置做著雕刻,旁邊的拉坯位置卻空著。當我靠近時,她含淚輕聲說:「陳Sir離去前仍惦念陶室,希望能繼續營運下去,直至沒有人前來…」我連忙安慰她,窯室那麼熱鬧,弟子眾多,定能繼承陳Sir遺願。我未能送出賀卡,陳錦成兄卻留給我們薪火相傳的精神。

作者為香港美術教育協會會員和輕度智障兒童學校榮休校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