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你張畫識唱歌》朱啓文

朱啓文

「你張畫識唱歌!」一位中五學生看著我的演示,說了兩遍,見我不回話,她便唱了兩句《數字歌》。這位學生甚具藝術觸覺。對,那幅木刻版畫叫《數字人生》,藍色圖像上套印的是紅色反白的《數字歌》。


今年三月以《我的藏書票》為題,辦了一次網上講座。六月接受友人的邀請到一中學上面授課,主要分享版畫創作的心得。難得有實體課,我從工作室帶了多幅版畫作品和原板,為學生做些示範,同時用版畫機壓印鋅版,試做「擊凸」及油印兩種版畫。


該校有兩台版畫機,我先讓學生試印,他們都積極參與。除「擊凸」外,也有上油墨,當作凸版畫印刷。由於原設計沒有考慮凹版凸版之別,版畫氈都被壓破了。學生自行設計標誌,以黑白稿交給老師,再由老師轉到電版公司,製作鋅版,以供印刷。其後我試做木刻水印,木刻水印是中國傳統的印刷工藝,從前多用於製作年畫。


早上中四班的學生較慢熱,需時熱身。下午中五班的學生,因往年曾用沙紙印製「擊凸」版畫,故較易理解油印和水印等概念,全面參與,每節兩個多小時很快便過去。近年視藝科,「跳船者」眾。有朋友努力保住參加公開試的人數,且樂意逢周六全天上課,每班人數十一、二人。中四有位男生喜愛傳統創作,畫山水畫,見木刻水印甚喜,常在班上協助;中五班一位退修的同學,仍回校創作陶藝,早前更欲參加茶具創作比賽,惜過截止報名日期,只好等候來屆再試。


兩年多的疫情中,學校、師生和家長都過著「非常生活」。學生課上較難專注,加上教學生態改變,師生課上交流亦較前拘謹。我用輕鬆的語調講課,不著意嚴謹的紀律,鼓勵他們體驗版畫的樂趣。總結時,特別為中五學生談了一些對視藝科「校本個人創作集」的意見,望有助他們應試。時局維艱,難得有老師的堅持和學生的參與。望疫情早退,重回日常,快快樂樂唱首歌,高高興興畫張畫。 作者為香港美術教育協會會員和輕度智障兒童學校榮休校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