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美術老師藝術家》梁志芬

梁志芬

若問社會上需要美術老師還是藝術家?相信大家心中有數,當然是美術老師,因為藝術家都是由美術老師培養出來。

 

為了有穩定的收入,起初要當藝術家的都選擇了當美術老師。

 

做了美術老師,又想做藝術家就不容易做創作了。繁忙的教學及行政工作,陪伴學生成長和迎戰公開考試,都把美術老師累透,能閒下來創作似是不可能的奢望,於是日子久了,變成了「教書匠」。

 

然而早在三十八年前,即1984 年10 月,有一班對創作充滿熱誠的美術老師藉着一次美術展覽「內裏的燃燒」,成立了熔爐畫會。教學之餘,努力創作,互相觀摩,討論文化藝術,走訪藝術家,籌辦藝術通訊,主辦藝術座談會,交流意見,也把兩岸三地文化藝術帶到討論會上。

 

在當時香港還未有獨立一座的藝術館和文化博物館,更被嘲諷為文化藝術沙漠。溶爐畫會確實掀起了一股探討藝術之風,有美術老師毅然離開教席,遠赴英倫,追㝷藝術;亦有美術老師繼續留守崗位,發展香港美術教育協會,探求美育之道。

 

走過青葱歲月,經過三四十年後,當年的成員有的成為以美育人的小學校長,有的是資深視覺藝術教育學人,有的已是本地藝術創作名家,也有大專院校藝術主管。

 

今天熔爐再現,以「熔爐文件及畫展」 把部分畫友重聚於香港教育大學。手抄本的熔爐刊物,記錄了珍貴的兿術消息。香港的藝術環境已有很大改變,也會越變越好。當年的美術老師已是遊走於畫廊的藝術家,而藝術家的老師在香港已取得了終身藝術成就的大獎。

 

這是薪火相傳,由入職當美術老師開始,同事都喜歡稱我做梁藝術家,他們準是要我培育出色的藝術家呀!



作者為香港美術教育協會前會長及現任增補委員、資深視覺藝術科科主任